|
首页
 

“转账”平台频繁窃取手机交易,被指“纵容销

点击:时间:2021-02-15

中国网科技10月14日电(记者杨)由于监管不力、门槛低,一些二手交易平台成为销售赃物等犯罪的“温床”。近日,有消费者向中网科技投诉,称去年11月底被盗的手机出现在“转账”平台上,被不知情的买家购买。消费者和买家共同维权后,平台工作人员敷衍了事,举报的卖家(销售赃物嫌疑人)未得到处理。消费者对“转让”平台纵容“卖赃物”表示严重怀疑。

此外,有消息人士向中网科技透露,转专最近将重金购买的微信九宫格流量门户从转专平台首页切换到二手手机回收业务板块,这是实现流量的迫切需要的体现,表明转专之前整个平台模式已经崩溃,公司甚至面临转型不佳、整体业务萎缩的困境。针对上述问题,中网科技向“转让方”发出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近年来,二手市场一直在扩大。据统计,2014-2018年间,国内二手市场复合增长率一直保持在40%以上。预计到今年年底,二手市场将突破万亿元大关,交易用户近2亿。

业内人士指出,随着二手交易的日益繁荣,平台上经常出现一些不符合规定的交易。虽然一些平台加大了打击力度,但还是会有漏网之鱼。据中国网科技调查,在“转移”平台涉嫌非法销售“赃物”由来已久,屡禁不止。

比如,甘肃某网友在“转传”官方贴吧里贴出自己的手机在2019年11月被盗,并立即报警,还收到了警方的立案回执。然而,今年2月,被盗手机被一名不知情的买家从“转转”平台购买。由于系统升级时手机ID被锁定,买家发现购买的手机是“赃物”,然后在“转专”平台举报,但卖家(涉嫌销售赃物)未得到相应处理。

此外,近日,中网科技还接到其他“转专”用户的投诉,称其被盗手机被不知情的买家在转专上购买后,警方要求转专平台提供卖家联系方式核实情况并发出调查令后,转专客服仍拒绝配合。

根据2019年1月1日生效的《电子商务法》,电子商务平台应对其平台上的交易行为进行监管,对涉及侵犯消费者权益的行为采取必要的措施,特别是重点监管平台上一些可能涉及刑事犯罪的交易行为,并配合执法机构纠正违法犯罪行为。

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白北斗向中网科技表示:“如果买方或其他利益相关方有初步证据证明卖方可能销售赃物,二手平台应认真审查,对可能有违法行为的卖方进行监督处理,并对问题账户进行处理。公安机关介入侦查后,应当主动提供其平台掌握的信息。配合公安机关打击平台内犯罪。”

《新晚报》称,2018年8月,哈尔滨市方平公安局友谊街派出所侦破一起盗窃案,6名窃贼低价将被盗近30辆越野摩托车全部售出。针对这一事件,“转传”曾回复称,平台很难查到货物是否为“赃物”,但“高风险货物”已被完全屏蔽。如果在平台上卖赃物,平台不仅会配合公安机关办案,还会用头衔处理卖家。

值得一提的是,“转会”CEO黄伟在平台风险问题上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转会是有标准的,路一尺高,魔高一丈。罪犯想利用各种方式。”“转移”必须不断得到回应和升级。在黄伟看来,克服不可预知风险的核心支撑是建立标准,应该用来解决用户的困难。

据公开信息,“转专”是58集团孵化的各类互联网二手交易平台。成立后得到腾讯的支持,拿到了微信支付的九宫格门户。然而,尽管"转"的起源与同行业的"闲鱼"不相上下,但与实际发展却有很大的不同。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对于二手行业来说,只有流量是不够的,“市场”和“商品”在二手行业中更为重要。

二手交易平台目前主要有两种模式:一种是以闲鱼为代表的全品类流量平台,依托阿里的生态系统和交易场景做纯C2C交易,与淘宝、天猫等平台相关。规模化,实现系统内用户的转移;另一种是以回收为台面的垂直供应链公司,依托JD.COM的生态系统和交易场景,使垂直供应链能力越来越深,通过回收和交易的场景控制实现供应控制,从而实现正向闭环。

而业界最看重的“商品和市场”,几乎没有“转移”。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实现更好的用户保留率,“转移”只取决于扩展服务类别。

这一点从目前“转”的运营策略就可以看出来:比如推出潮牌产品识别平台“Chek”,进入运动鞋和时装领域;收购了数字消费品检测和筛选平台WHYLAB实验室,并为所有3C类别提供质量检测服务;与二手回收平台Flash Recycling、奇岳、一品等国内头供应链企业联合投资成立公司,推出B2B二手交易平台“Picker”,与美妆仪合并,深化手机回收领域。

虽然“转专”认为“方向是对的”,应该有更好的发展,但其发展实际上并没有达到业界的预期。根据易观的分析数据,截至2020年8月,“转专”的活跃人数一直在逐渐下降,而同行业的“闲鱼”数量一直保持持续增长。

业内人士认为,“转移”的商业模式是把自己放在中间位置。将C2C改为C2B2C后,以“转移”为大B,在垂直类目中孵化或支持一些具有识别能力的小B,通过中间B端服务提高二手商品的可信度,完成二手商品从非标产品向半标产品的转化。

在实践中,这种理想化的改造模式大大增加了运营成本。单纯以性价比来衡量,闲鱼只需要建立几十元的信任关系,而“转身”则需要建立几十万元的信任关系。如此高的成本和低的利润回报率,极大地阻碍了“转”的前进步伐,以至于出现了“做什么都不精”的困境。

据了解,“转传”已将微信九宫格分流入口从之前的APP首页切换到“二手手机回收业务板块”。同时,在第三方社交平台上,一位“转岗”员工留言说今年“转岗”市场不好,北京公司要求员工转岗到深圳。据二手电商行业消息人士透露,上述员工调动的原因与二手手机业务合并和“找美机”有关。

2020年一大半过去了,“转”的未来还在转。未来的“转身”会专注于二手手机业务,还是还打算深化多品类领域?中网科技会继续关注这个。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