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Aauto rapper、颤音、淘宝直播、微信直播如何为你

点击:时间:2021-02-13

2019年,直播带来了商品的突然崛起。有了麦克风,电脑,摄像头,就可以开始直播了。主播除了可以通过直播吸引粉丝奖励,还可以通过直播带货。例如,像魏雅和李佳琪这样的主播一年能赚2亿多。这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玩家进入这个轨道。在“以货直播”这种不断兴起的商业模式背后,线下流量正在逐渐下降。成为2019年最抢眼的行业后,用“就像春天的大风,夜里上来,到处都是商品直播”来形容其发展趋势并不为过。2020年初的疫情导致绝大多数线下企业倒闭。2019年,直播带来了商品的快速发展,疫情期间,不仅没有停止,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林清玄等许多传统品牌开始涌入直播领域。在传统品牌自救的同时,很多微信业务也在努力探索微信业务进入直播领域的可能性。最近有很多关于直播带货的讨论,但是今天我们想说一下微信商务带货哪种更适合:Aauto rapper,颤音,淘宝直播,微信直播?

毫无疑问,直播的发源地是淘宝直播。虽然早期不是独立的app,但在淘宝内部作为功能推出,用户往往会忽略。淘宝直播2016年上线,初期流量积累缓慢。直到2017年底,只有几百万dau,交易量不大。然而,自2018年3月以来,淘宝直播和GMV的流量都出现了井喷,DAU迅速突破1000万。

这也是由于Aauto rapper直播的兴起,将淘宝直播的入口从首套第四屏移到了折叠之上,直接增加了淘宝直播的曝光度。

虽然魏雅和李佳琪的淘宝直播做的很好,让很多人眼红,但是有一点需要看的是——。显然淘宝是平衡支持主播的。毕竟直播对他们来说只能算是小菜。归根结底,它是为商店服务的。阿里一直严格控制直播总盘,不能随意滥用直播。所以其审核机制非常严格,对业务资质、商品、地理位置都有要求。至少在播出前一周,——要审核,不仅是带的货,还有你的直播计划。虽然从淘宝直播的主流用户画像来看,与微信业务中的用户有部分重叠,但三四线城市有一定消费能力的——女性,一般都是学生党和白领。这种人有足够的休息时间。例如,在李佳琪的直播室,人们经常说他们需要早睡,第二天去上班。他们经常下班后躺在沙发上,吃零食,刷直播,买东西。但对于微信业务来说,微信业务还是需要切入五线以下的城市,下沉市场是微信业务发展的重要阵地。但是在淘宝直播非常成熟的情况下,个人和小公司很难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获得自己的流量。淘宝直播目前门槛很高,需要皇冠店和2万多粉丝。所以淘宝直播是好的,但毕竟是为淘宝店铺服务的。对于需要引流到微信的微信业务来说,并不是最合适的方式。

众所周知,至于带货领域的前辈们,快手肯定是有名字的。从2017年开始,开始直播的快手们都是两条腿走路。虽然起步比淘宝晚,但是起来比淘宝快。快手直播和大众对快手本身的印象一样简单粗暴。以前基本没有MCN机构的参与,基本保持了原有的生态。正是在缺乏真正的审计机制的情况下,出现了大量的净赤字。虽然很多人嘲笑它土里土气,非主流,但并不影响它聚集了大量的板块,生产了大量的爆款产品和垂直主播。众所周知,快手关注的是低迷的市场,快手直播也是如此。从这个角度来说,快速直播和微商是高度兼容的。包括无线城市、城镇甚至农村地区都是快节奏、微商的主要阵地。

快速直播的交易场所主要有四个:1。淘宝;2、神奇筷子、赞等分散电商平台;3.Aauto自营商品;4.品多多。毕竟,对于Aauto Facter来说,电子商务业务并不是它最擅长的。没有电商运营经验,缺乏基础设施。有流量后如何实现,大部分还是要靠外部平台。但是,对于想做直播业务的人来说,Aauto rapper是一个绝佳的地方。——平台控件比较少,用户基数足够大,销量又短又快。最重要的是,Aauto不怕主播把流量“私有化”,甚至直接发到自己的微信和微博上。然而,Aauto Speeter的大部分现场销售都是垂直进行的。如果微信业务想去Aauto faster卖货,恐怕得从培养粉丝开始,快速积累粉丝,才能开始卖货变现。

颤音——颤音被认为是后来在直播领域涉及到的卖货。毕竟对于头条剧来说,没有电商,没有电商基因,也不熟悉电商的分流机制,需要从数据和操作上进行探索。而且直到今天颤音还需要跳转到淘宝和天猫,而且只有少数是自营商品。相比于Aauto的简单粗暴,颤音的审核机制更为严格。据了解,2020年的颤音正在击中亮点:

1.黑色制作,就是很多颤音里没有数字,只有ppt画面或者一段双手合十的音乐。这种号码很可能是某个组织批量做的账号。这种在业内被称为无脸的数字,主要是因为产生大量垃圾内容而受到颤音的打击。

2.淘客专心刷牙。比如去年就出现了大量带颤音239的产品。给200元券,39就能买到。但其实这个东西本身在淘宝上只要三四十块钱。这样会让用户觉得被骗了。所以颤音正在被大力打压。从用户的角度来说,不像Aauto rapper里的下沉市场,颤音一直把用户画像定位为城市里年轻时尚的年轻人,但对于一二线城市的年轻人来说,可以接触到的东西范围更广,现场颤音可以说是一种合适不合适的带货方式。

从用户层面来说,颤音有大量女性用户,女性比男性更容易进行交易和购买。而且直播可以和用户互动,从而促进用户消费。但是大城市的年轻人消费选择太多,很难有购物行为。目前颤音正在学习筛选10年前天猫的品牌,也就是如果品牌调性、知名度、销量不好,很有可能颤音上就没有链接了。在颤音官方的控制下,“微信业务”这个词也被严厉打击,用户更难成为私域流量。目前颤音的头锚已经有了规模,微信业务想杀出一条血路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微信直播其实应该叫看直播。众所周知,腾讯一直想在电子商务领域分一杯羹,并做了很多尝试。微信直播是去年7月才开始的。虽然目前准入门槛相对较低,

但不同于之前的三大直播平台,所有直播平台禁止挂微信号,微信直播是允许的。这就意味着你直播的时候可以把微信号挂在自己的直播室内,让每个看直播的人都能清晰直观的看到你的微信号,从而产生后续的交流,很有想象力。

众所周知,微信业务是依托微信而诞生的模式,微信直播也是基于微信。从用户数量来看,微信注册活跃用户已达11亿,具备直播的天然沃土和强大的人脉。作为微信业务,需要建立在非常强大的社交网络上。你的朋友圈里都是能看到你动态,了解你日常生活的人。相比于在其他平台直播就能看到,下载就看不到的情况,微信可以和客户建立信任。可以通过朋友圈进行预览,让朋友圈的人进入直播室,也可以通过相互转发让别人的朋友进入你的直播室。这种方式可以更及时的与客户沟通,其粘性是超越以往平台的。

微信直播之前,微信业务使用图文、短视频、微信社区等。但微信直播后,可以更直观的与用户互动,直接将流量导入自己的流量池,成为自己的私域流量。所以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微信直播更适合在微信业务中做商品销售,因为微信有这样一种天然的信任基因,与微信业务非常兼容。

在疫情的冲击下,各行各业都危在旦夕,但几乎奇迹般的是,直播和微信业务是相对影响力最小的行业。特别是在国外疫情持续发展的今天,对外贸易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在万物衰退的情况下,它们几乎呈现出逆势发展的趋势。有人说2020年将是微信业务复苏的第一年,直播是越来越多的人想进入的领域。在这样的特殊时期,两者的结合不仅可以帮助微信业务拓展业务渠道,还可以帮助直播实现更大范围的卖货,未来会有更多的可能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