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淘宝上的女装店是什么风格

点击:时间:2021-02-14

淘宝上有很多女装店,款式和风格都是红皮为主。最熟悉的是悉尼的《钱福仁家居悉尼定制》和张大奕的《我的快乐衣柜》。这些店铺经常被红人在各种社交平台(微博、颤音等)上种草。),都是分流到淘进行改造,有比较固定的粉丝基数。下面就从店铺规模、商业模式、产品、流量等方面简单谈谈我对这类店铺的理解。

从淘宝店铺的数据后台“Business Staff”可以得到淘宝女装类下每个月GMV的前300家店铺数据,并汇总2020年每个月淘宝女装前300家店铺(天猫店除外)的GMV,得到总GMV变化趋势:

一家在淘宝女装领域排名100左右的店铺,2020年的GMV约为2亿元,退款率为40%,粗略估计净利润率为30% (40%用于商品,20%用于营销,10%用于其他类型的费用),那么其年净利润约为3600万元。

所以一个淘宝头女装店的年营收利润堪比小微公司。但对于非头店,商品成本和其他费用(团队费用等)的比例。)收入会增加。近年来,随着淘流量购买成本的增加,店铺的利润不断被压缩,很多腰店其实都在亏损边缘挣扎。

从0到1,一个红人风格店铺的流程大致可以分为三步:红人孵化-商品试销-店铺运营。

红人孵化阶段,红人背后的团队会大规模制作与穿着、穿着相关的图片、文字、视频,相关内容会在颤音、微博、小红书等与淘女装消费者画像有较高重合度的平台上发布,内容会根据粉丝的反馈数据不断调整,从而积累初步的粉丝群体。

当粉丝达到一定规模后,开始进行商品测试(女装款式的链接挂在图片和视频中),看红男商品的转化效果。

如果红人的内容曝光度和转化率还可以,可以考虑开淘宝店。新开的淘宝店一般在淘宝没有粉丝积累和流量,基本靠站外引流(颤音、微博、小红书等)。)前期。

对于店后面的小团队来说,前期最重要的是让店活下去,兼顾站外流量,一点一点做。

店铺的产品是衣服的款式,一般店铺一个月见一两次面,每次看季节和活动有几十个模特。款式可能是成衣购买——,团队买家会去杭州四季青之类的服装摊位挑选;也有可能是团队自己打印——,团队设计师根据时尚潮流设计款式,然后打印机打印。在选钱过程中,红人直接参与决策,相关风格往往契合红人的风格和气质。

模特的风格与红人的风格、红人在社交平台上发布的内容风格、红人的粉丝画像不谋而合,实现了粉丝在红人内容里种草,去店里拉草的转化过程。

流量主要分为淘内淘外,淘内是淘宝APP上的各种流量门户,还有手淘搜索、手淘推荐等免费流量。直通车、超级推荐等付费流量。直通车遵循“人找货”的逻辑——消费者根据自身需求搜索产品关键词,找到相关产品;超级推荐遵循“找人要货”的逻辑。——产品由系统根据消费者自己的标签和用户行为数据推送给消费者,出现在淘宝APP的各种信息流界面。

淘引流通道是淘宝说的淘宝客,近几年站外更重要的引流通道属于颤音。红人可以在颤音短视频和直播房挂淘宝链接,粉丝可以通过颤音内容种草,通过淘宝链接进店,追加采购订单。随着交通购买成本的增加

但这也是去年。2020年10月初,颤音切断了直播室第三方平台的商品链接,在自己的系统里搭建了一个闭环交易,逐渐填补了这个流量萧条。

目前对于一般的淘宝女装店来说,淘宝内部的流量贵,淘宝外部的流量也贵(购买异地流量不仅是淘宝商家的焦虑点,也是淘宝平台的焦虑点。最近有传言淘宝会加强淘宝流量在站内的权重)。各种渠道流量的精细化运营也要考虑微信——的私域流量,以加强粉丝的粘性和回购。

未来流量会分散在各个平台,以颤音为首的平台会建立自己的闭环交易。对于普通淘宝女装商家来说,机遇和挑战并存。至于店铺背后的操盘手,他们无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他们应该知道如何在不同的平台上玩,掌握更多的内容引流方式。

以上都是从店铺的角度来讨论的。从粉丝和消费者的角度来说,当然是越来越方便了。从以前的PC搜索购物,到淘宝APP边购物边购物,再到现在的内容平台种草拔草。平台在不断的迎合或者引导消费者的需求,店铺在不断的适应平台的规则。

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只要知道可以直接上淘宝APP,也可以通过喜欢的红人/博主/KOL在各种平台上发布的内容种草拔草。我相信短视频、直播等场景能带来比传统图文更好的购物体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