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主播“逃离”店铺,转“直播第一村”的事情怎

点击:时间:2021-03-11

李东学,29岁。一个月前,她为了改善生活,把两个孩子留在了山东老家,来到了北下珠。

有很多人一个月卖几十万的毛衣,一晚上赚几十万。这些听起来像是神奇的场景,让主播们一个接一个的工作。

北下珠村,位于浙江义乌福田街,距义乌国际商贸城仅2.2公里。依靠巨大的货源和物流网络,很多人拿起手机就成了“老板”,靠现场扛货赚了不少钱。

从10月初开始,李东学已经播了一个多月了,但是粉丝只有200多,卖了100多张票,收入不到1000元。

本来想利用蜗牛粉的网络名人热度在直播室展示实力,但是网络用户挂零,好像是常态。

没有特色,没有套路,没有团队,像李东学这样的小主播无法与大主播竞争粉丝抢流量,那些销售神话似乎遥不可及。

今天,每天大约有500名新主播到达北下珠,但有近1000人离开,比以前多一点。

廖李阳今年4月来到北下珠,租下了这家40平米的街头小店,开始做直播供应商。

他告诉记者,自从“直播第一村”的名字推出以来,成千上万的“追梦人”涌入北下珠,房租上涨。

但是费用高收入低。如今,廖的微信群每天都收到主播离职和房屋转租的消息。

有的人准备走了,有的人已经走了。北下珠微信业务前总裁钟永平,是“活先村”诞生的见证人,甚至是推动者,现在却忙着搬店。

距离北下珠只有十分钟的车程,店铺面积较大,但租金一年也就两万。他一口气在村里租了十多个门面。

他告诉记者,其实各地都一样,因为现在产品对主播很重要,而且因为内容,各地都一样。

虽然白安头村的大部分地区仍然是废墟,两年后可以修复,但村门口宣传栏里无数的租房广告告诉人们,一个新的北下珠即将崛起。

廖仍是的东北军,一方面是朱在北夏的名气和流量,另一方面是白安图的经营成本表现。也许他在等待一个必须离开的时刻。

李东学告诉记者,虽然她非常想念孩子们,但她不想回家。因为现在选择来了,一定要坚持,不成功就别回家。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