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16岁的陈”淘宝老卖家:从“陪聊”到建设海外

点击:时间:2021-02-23

周杰伦的《东风破》大受欢迎。2003年,中国的汽车、马匹和邮件仍然非常缓慢。给邮局寄包裹花了半个月或者一个月的时间。

淘宝上线第一年就开店卖货的上海姑娘陈丽,选择了用当时“超快的”EMS发货,往往能把时间缩短到一周左右。发完邮件,经常有人嘀咕“好姑娘,淘宝怎么做?”。

当时社会普遍看不起“淘宝制造者”。陈丽最初的开店愿景是做一个线上美容店的小店主。

十六年过去了,陈丽回忆起自己一个人在自己家里开店,拉单子当客服的经历。

小时候,很多家庭门口挂着“光荣家族”的军事大院,混杂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方言。虽然地处上海,但很少听到吴侬软语。陈丽从小在军人家庭长大,从小就像个男孩。她经常和公园里的“二代军人”一起爬树翻墙,偶尔抓破皮肤也不会哭。

陈力的父亲是军医。在她童年的记忆中,父亲经常在半夜接到急诊室的电话,在戴月爬上来救人。半夜的敲门声是爸爸要回家的信号。陈丽和她妈妈经常在熟睡中被吵醒,睡眼惺忪地给爸爸开门。

“也许我继承了父亲勤劳的军人性格。后来创业了,可以加班,甚至可以转。”

陈丽的人生早已规划好了:读军医大学,然后跟随继父的脚步成为军医。但高考前去南京中山陵旅游时,陈丽发现自己晕血,不得不报考金融类学校。

毕业后,陈丽在一家外企做市场先锋,刚进入千禧年,拿到了8000元的高薪。“当时上海市区房价才4000块,一个月工资就能买两套房。”

2000年,电子商务开始在中国出现。在外企工作的陈力很早就感觉到了这一趋势。当时陈丽的男朋友在一家外国化妆品公司工作,圈子里有很多熟人可以从各种经销商那里拿到低折扣的产品。

那一年,在一个叫eBay的电商平台上,陈力开始了一项在线护理产品业务。然而这个最早的中国电商平台却早早倒闭了。“这个产品平台从卖家那里抽取佣金,单卖十块钱。平台可能要拿两块。”

在做eBay的两个月里,陈力经常在页面的角落看到一个醒目的广告:淘宝。一开始没怎么关注的陈力,经过一个月的广告热潮,终于想到了了解淘宝是什么。看到的时候发现是一个不收佣金的电商平台,于是注册了一家淘宝店。

在上海坐139路公交车,陈丽在复旦大学门口遇到了那个在网上聊了很久的大三女生。她把自己带的护发产品递给女孩,女孩付了自己买的现金。

“那时候阿里旺旺就像一个聊天软件。你得先和顾问聊聊。你说得好,人家就买。”陈力回忆当时淘宝的页面很简单,基本只有几行介绍,没有图片。产品功能、特性等详细信息通过聊天介绍。

“在支付宝还没有上线的几个月内,需要当面支付或者直接转账给陌生人,依靠信任。”

陈本来想随便做个兼职,没想到坚持做了两年淘宝,每个月都有几十个销售。2005年已经是“大店”了。虽然偶尔能听到邮局的大叔在背后嘀咕“好姑娘为什么要做淘宝?”陈丽毅然辞职,做起了淘宝生意。

刚在上海购买的80多平米的婚房,堆满了护发产品,成了“小仓库”。在仓库的中央,陈丽正拿着一台笔记本电脑。

产品越卖越多,库存越来越多。陈力渐渐发现家里没有更多的货了。于是,她在市区租了一间办公室和一个130平米的仓库,招了三四个店员,开始了自己的正规军生涯。

业务逐渐走上正轨,从手工填单开始,到打印订单。那一年,陈力的店铺多了一个画室,产品照片开始在画室用单反相机拍摄。快递哥也开始每天定时开三轮车去仓库取货。

2008年,淘宝商城(天猫的前身)上线,一大批早期的C店老板急于尝试自己的品牌。陈力也经历了这样的“大考验”。

搬进办公室一两年后,团队扩大到10多人。陈丽开始在心里酝酿一个宏大的计划。

一艘远洋货轮从意大利出发,在海上漂流了三个多月才抵达中国上海。船上全是陈力的重磅努力:价值100万元的洗漱用品。运往中国的化妆品原料被装入瓶子,贴上自己的品牌标签,放在商店的货架上。

店铺步入正轨后,陈力开始践行这一抱负。从寻找合适的欧洲原材料供应商,到检测日德供应商送来的样品瓶,陈力没有离开上海,每天都要打几个国际电话。最后一切落实,其中一个系列作为“小爆炸”卖出。

但陈力联系意大利厂主补新一批货时,对方几乎找不到人。电话终于打通了,对方说接下来几个月不行:意大利工厂有“暑假”,要过几个月才能重新开工。

这个品牌一上线就没货了。等了几个月,等原材料准备好了,还要渡海好几个月。需要半年多才能重新上架。

有一次,陈力为了争取日本品牌BLACK PAINT在中国的总代理权,前往北京与日本总统谈判。席间,有两件事震惊了日本人。一个是双十一期间天猫巨大的销量,一个是中国物流的“快速度”。

”日本人无法理解,中国的一些快递怎么能做到第二天“穿越大半个中国”。日本虽然也有“日本、亚洲”等网购平台,但没有这样发达的物流。”

会后,日本总统邀请陈力在京都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吃日本料理。日本总统讲了一个自己在上海的经历。

原来他在上海田子坊开了一家实体店。当时生意兴隆。上海房东见有利可图,不失时机地要求房租翻倍。日本人无法理解这种“非契约精神”,觉得中国人“丧失了诚信”。

因此,他后来拒绝了一个中国“网络大名人”,也拒绝了另一个商家“一千万货第一单”的合作。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