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高燕资本想卖“店”,关注私募和大宗交易的玩

点击:时间:2021-03-06

最近a股市场被大幅回调,舆论将美国债券收益率视为“捎带”,但对资本巨头的离去关注不够高。

2020年2月,好店登陆a股,高线资本相当看好。它的三个投资实体下了很大的赌注,总共持有这家好商店13%的股权。其中,珠海高淳天大持股5.15%,HH LPPZ(香港高淳)持股5%,宁波高淳致远投资持股2.85%。

高淳的老板章雷一直强调“做时间的朋友”,并特别提到了《价值》书中的好店铺,即“好店铺在新的零售剧中理解前提,把握关键,也在用创新来重构更符合消费者需求的场景.其核心是全频道模式。通过数据和设计,全渠道消费场景可以最大限度地吸引潜在客户,其“端到端,

但仅一年后,2月27日晚,高淳资本就做出了大动作:上述三家高淳机构因自身资金需求,决定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或协议转让等方式,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6%的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公告显示,采用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的,在任何连续90日内,减持股份总数不得超过股份总数的1%;大宗交易的,连续90日内拟减持股份总数不得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2%。

很多投资者可能没有注意到以上细节。此次减持的“关键事件”是大宗交易,这意味着接管的“下一个家”可能已经找到。

例如,2020年5月,高淳资本收购泰格制药500万股(300347。SZ)通过大宗交易以74.2元/股的价格成交。这种方式更多的是通过中介经纪人提供交易信息,进行匹配交易,是一种高效的资金转移方式。

好店发行价11.9元/股,截止3月2日收盘股价59.8元/股。真的不是芯片成本,只是发行价,这个投资市值涨了402%。

目前,高燕尚未完全抛售预期减持的股票,集中竞价取决于此后的股价表现。大规模交易取决于券商、买家和卖家的匹配能力。

换句话说,现在不是计算高燕赚了多少钱的时候,而是计算这种降价对未来市场的潜在影响。既然高贤减持比例不超过股本的6%,未来股价势必惊心动魄。

其实大交易很容易“割韭菜”。我们以医药股同仁堂(600085SH)为例。

2020年8月4日交易结束后,同仁堂产生了超过10亿元人民币的巨额大宗交易。事后发现买家是一家1000亿的私募股权公司,这家机构的老板是高淳资本的朋友,两人一直在推动价值投资。

8月4日,市场一度平静,同仁堂股价小幅下跌0.2%,但一直快速上涨,直到8月10日股价33.75元/股,同仁堂股价暴跌。

当时大规模交易在8月4日和8月6日完成,公告日期为8月7日。

本文无意解释大宗交易中买卖双方对股价的影响,而是共同市场的跟进效应,使得不同性质的基金相互追逐。最后,一些跟风买的韭菜在高股价时被砍掉。

今年农历新年期间,高燕资本向美国证监会披露,持仓较重的中国新能源汽车公司威来、理想汽车、肖鹏汽车已于去年第四季度全部清仓。

因为去年第三季度,高燕分别为威来、理想汽车、肖鹏汽车购买了241.2万股、167.1万股、91.7万股,总市值近1亿美元。然而,当股价在第四季度接近高位时,高燕直接平仓。

宁德时报(300750。新能源电池的领导者,于2月4日披露

那么,高燕在宁德时代的股价是如何“适时出手”的呢?由于宁德时代是资本控股集团,解禁定股后如何运营成为未来市场变化的焦点。

2020年12月20日,龙基股份股东李春安(601012。SH),拟以协议转让方式将其公司股份转让给高益资本,占总股本的6%。转让价格70元/股,交易对价总额158.4亿元。股权转让后,高益资本将成为龙基股份的第二大单一股东。

由于目前a股市场处于胶着状态,龙基股份最新股价为109.9元/股,投资者可以关注一下面对二级市场的巨大波动,如何打筹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