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一起虚假网络计费案件引发山东186淘宝店被调查

点击:时间:2021-03-04

随着济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近日查获的一起在线计费案件,186家淘宝店被查处,山东首例在线计费案件再次引起公众关注。

据记者了解,曝光的网上计费案件是济南工商局执法人员首先发现的。济南某网络科技公司在网上公开招聘30名淘宝计费人员,执法人员作为求职者进行卧底调查,最终查获该公司。

而这家公司在半年之内已经为186家网店刷了3000多条,盈利2.4万元。根据《网络管理交易办法》的相关规定,济南市工商部门对该公司处以6万元罚款,同时还对涉案的186家网店立案,其中10家网店已经完成处罚,无法在淘宝平台上搜索。

“刷账单其实操作起来很简单。我们学校有些学生做过兼职。基本上是仿照正常的交易模式。单个平台还可以远程控制和修改刷机的IP地址,迷惑电商平台。”周鹏飞(音译)是济南一所大学的大二学生,他曾经做过兼职的刷手。13日,他在接受《经济导报》采访时透露道。

据周鹏飞介绍,加入兼职计费系统后,第一步是进行培训。有专门的流程来规避电商平台对计费行为的监管,也有专门的技术人员来传授规避战术。比如先登录找一个产品,但是不能停留在这个产品上,然后快速关闭,再找其他同类型的产品,登录其他网店浏览,然后返回这个网店找这个产品。期间需要浏览另外两三个产品,给淘宝监管造成假象。我们要把网页拉到最后,证明我们是在逛了一圈,仔细挑选之后才选择这个产品的。

周鹏飞告诉记者,他和几个同学在几个平台上参与过计费,套路基本相同。一般来说,商家先把货款放入单个平台,然后把钱转到刷手那里,刷手模拟真实场景在淘宝平台上交易,付款和评论完成后收取佣金。为了防止标题被淘宝平台发现,刷机操作的每一步都是按照要求进行的,比如同时开几家淘宝店,浏览不少于3分钟,与商家聊天,甚至远程修改刷机公司的IP地址。

“我们的同学早就不干了。以前想赚点零花钱。现在刷卡是违法的。我不敢。为了这些钱,不值得失去未来。”周鹏飞说。

对于刚刚在电商平台开新店的李希英来说,刷单“不可能”。但李希英表示,一旦销量上来,就不再计费。一旦电商平台发现店铺已经关门,那就浪费了。

“不刷单意味着你无法吸引流量。没有流量就卖不了货,网店也活不下去。”李希英今年年初在某平台开了一家海洋水产小吃店,前两个月没人下单进货。

李希英告诉记者,通过咨询熟悉的网店朋友,她知道新店必须通过刷单来增加知名度、成交量和评价,否则很难生存。销量之前可以提前搜索,搜索之前可以有店内流量。要想增加店铺的流量,必须有一款销量破千,成为所谓爆炸的产品。所以订购单一产品是必然的选择。

李希英一开始主要靠亲戚朋友。后来她有了客户,就找客户帮忙,拿了某个产品,然后从其他渠道退给客户。她还送了一些小东西给客户,不容易被识别为账单。但是这种小毛病还是不能给网店带来流量,带动销售,于是李希英开始要求单一平台运营。

“如果一单快递总价在200元以内,一般佣金6元左右,200-400元之间的佣金8元,1500-2000元之间的佣金15元以内,2000元以上的佣金是一单。另外,发快递的费用在6元左右,所以单单平均费用在10元以上。有时候为了避免被鉴定为账单,快递里要放一些价值一两元的小东西,这样成本最低也就十二三块钱,成本也可以接受。”李希英说。

据了解,除了虚假交易和虚假评论,为了让网购看起来更真实,还有网店卖家与快递公司合作,卖家发出空包裹。快递公司把空包裹送到目的地后,当地分公司直接签收。

数据显示,目前中国有100多万人从事与写单信相关的职业。去年6月,杭州李非法获利90多万元,成为中国第一个因刷卡消费被判刑的人。

此前,各大知名电商平台,包括天猫、淘宝、Tesco、当当、品多多商城、苏宁易购、一号店、Yixun.com等都经历过计费现象,部分平台屡禁不止。

“对于刷单业务的同行业竞争对手,刷单行为本质上是不正当竞争;对于消费者来说,刷卡的行为侵犯了消费者的权利;对于电商平台来说,计费行为既是侵权,也是违约。基于此,电子商务平台可以利用平台规则来惩罚计费行为及其商家。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24条的规定,对非法票据可以处以1万至20万元的行政处罚。”电子商务中心和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的特别研究员方超强在接受《经济导报》采访时说。

方超强表示,从目前的法律法规来看,是《网络交易管理办法》直接规范了“计费”行为。本办法第十九条规定,网络商品经营者和相关服务经营者销售商品或者服务,应当遵守《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法律的规定,不得以不正当竞争损害其他经营者的合法权益或者扰乱社会经济秩序。同时明确规定,不得利用网络技术手段或载体从事虚构交易、删除负面评价等形式为自己或他人提升商业信誉。

电子商务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亿达律师事务所律师董一智认为,无论是行业、消费者、厂商、投资者,甚至是所谓中立的电子商务平台,都无法真正从计费行为中获益。

“反复禁止刷单,主要是利益使然,隐性优势带来的违法成本低,电商平台惩罚力度不够。”方超强建议增加“单单”行为主体及其责任人的失信成本,将工商调查和法院判决确认的“单单”行为及其行政处罚等信息纳入个人信用信息;加强平台与执法部门和司法部门的合作,利用其技术优势积极向执法部门举报,交出“单单”线索;在民事纠纷中,配合法院调查取证,方便被侵权人在诉讼中维权。加大平台监管责任,鼓励平台充分利用技术和数据优势,加大查处“计费”行为力度。

据了解,国家发改委等八部门联合发文,加大对电子商务不可信主体的惩戒力度。假冒销售假货、侵犯知识产权、写单炒信等不可信的电商实体被列入认定电商领域黑名单。

山东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信贷管理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说,下一步,山东将参照全国的做法,组织大规模的e

关闭